[誠信建設萬里行]打擊網絡謠言需要社會合力踩下剎車

[誠信建設萬里行]打擊網絡謠言需要社會合力踩下剎車

2018-10-15 13:10:15 編輯:潘雪茹 來源:央廣網
span class="liv-article-review">評論:0 查看數:0

央廣網北京10月15日消息(記者肖源)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隨著互聯網的興起,謠言從原來的人際之間點對點傳播演變成了點對面地傳播,速度更快,范圍更廣,影響也更加惡劣。

肆無忌憚地傳播謠言,不但會影響人們對事物的正確認知,消解難得的社會信任,甚至還會擾亂正常的社會秩序,危害國家的安定團結。當虛假信息和謠言插上互聯網的翅膀,誰能為它們的飛速傳播踩下剎車呢?

動物園的大象丟了!這個怎么聽都像魔幻電影片情節的網絡謠言,就發生在五天前。據北京警方發布的通報:本月10日,有網民在網上發布“海淀區動物園丟失一頭大象的警情通報”,引發關注。經核實,這個消息是謠言,對此,動物園和警方及時進行了辟謠。當晚10點,北京警方將造謠人員毛某某抓獲。毛某某交代稱,他為了和微信群成員開玩笑,偽造了警情通報并在群內發布,群成員通過微博進行轉發,導致在網上傳播。毛某某被警方依法處以行政拘留三日的處罰。

類似的案件不勝枚舉。今年5月上旬一名網民在新浪微博發帖稱,“武漢市某醫院昨天凌晨2點23分,13名男女生感染SB6病毒死亡,最大的32歲,最小的5歲,目前武漢已有23476個人已感染,暫時別吃草莓”。此謠言迅速引起了網民的高度關注。武漢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民警說,武漢市公安局網絡安全保衛支隊通過網上巡查,發現針對武漢市醫療單位散布虛假“SB6病毒”疫情的網上制謠傳謠行為,依法處置5名謠言信息肇事人,并通過媒體公開辟謠,及時消除了隱患,安定了民心。同時湖北省衛計委根據武漢市公安局通報的情況也在其官方網站上發布了辟謠信息。

今年8月19日上午剛上班,廣西梧州市公安局網安支隊偵察大隊大隊長劉剛的微信里就收到一條消息:梧州白云山今早4人被殺!劉剛說:“身邊好多朋友都看到這個信息,發給我問是怎么回事,我說你們在哪收到的這個信息?他們說大家都在轉。我意識到這個事情的嚴重性。因為鋪天蓋地都在轉,大家難免會有一種‘白云山這個事情好嚴重’的想法。白云山在是一個比較公眾的地方,傳出這個信息,在梧州市民中確實引起廣泛了關注和議論。”

這條消息只有幾句話,內容是:梧州白云山公園發生殺人事件,一個屠戶持刀殺害自己妻子,還殺害了一名舞蹈老師及兩名去勸和的群眾,后來殺人者被警察用鋼叉制服。此外,這條消息還配發了視頻。畫面中,一名女子倒在血泊中。隨著鏡頭轉移,隱約看到幾名警察控制住兇手,將其按倒在地,不少市民紛紛掏出手機,聚攏圍觀。

這段只有10秒左右的視頻,提供的信息不多。即便如此,劉剛仍然發現了端倪:視頻里的老百姓說的是川渝方言,而梧州說的是粵語白話。

劉剛說:“我們把這個警情通報給各級部門,包括轄區分局。各分局馬上前往現場,聯系白云山景區的管理部門去現場了解、核實情況,也走訪了當時在山上活動的群眾,根本沒有這回事。”

當天上午10點47分,梧州市公安局網警巡查執法賬號通過微博發出辟謠信息,媒體也跟進報道予以澄清。用了兩三個小時,這條謠言的傳播勢頭才開始被遏制,但它已經在400個微信群里傳播,瀏覽量超過3萬。

時隔兩天后,造謠者張某斌被公安部門依法傳喚調查。他說,視頻是朋友發來的,沒有經過核實就轉發到三個微信群,并配上了文字,標注事發地在梧州。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六條第四款之規定,張某斌的行為已構成尋釁滋事,依法被行政拘留10天。

在拘留所里,他寫下了悔過書:“關于白云山四個人被殺的視頻,是我發到網上的。我沒有經過核實就發到網上,造成了很不好的后果。在此,向市民道歉,希望大家不要學我。”

今年前九個月,梧州市網警巡查執法賬號警告網民1600多人次,主要以傳播謠言為主。也就是說,全市每天大約有5到6人次參與謠言的傳播。而且,還在呈現增長趨勢。

網絡上飛傳的這些謠言與傳統傳播渠道中的謠言相比,有哪些新的特點?在互聯網時代,謠言能被根除嗎?

好奇心是人的本能,而這一本能,正是謠言賴以生存的土壤。武漢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民警說,通過對近年謠言類案件進行分析之后,警方發現,造謠者和傳謠者的動機,大致有以下四種,有仇視社會的,有惡意誹謗的,也有搶眼球獲取關注的,更有精神空虛,尋求刺激的。民警說:“有的人缺乏是非辯別力,出于好奇,或精神空虛,喜歡惡作劇,而造謠傳謠。其動機是為了顯擺信息靈通,或尋求刺激,無聊而造謠傳謠。”

基于不同的動機制造謠言,每種謠言之間的基本特征有所不同,而這也使得用同一種辦法解決所有謠言的努力,變得難以實現。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說:“比如政治類謠言,危害的是社會穩定和國家安全;人和人之間有一些矛盾,通過謠言的方式進行誹謗,這是侵害他人人格權;有一類謠言是針對企業商譽,可能發生在企業同行之間,這個屬于市場競爭法的規制范圍。還有一類謠言是互聯網關注度經濟背景之下產生的一種特殊類型,利用別人的關注度,用謠言獲取別人的眼球,增加自己的粉絲,通過廣告等直接或間接的方式獲利。所以謠言表現的方式多種多樣,根源也是多種多樣的。”

朱巍認為,雖說謠言的歷史很長,解決起來難度大,但這并不等于對謠言的遏制,就束手無策。朱巍表示,打擊虛假信息和謠言,尤其是網絡時代下的虛假信息與謠言,需要多個體系一齊發力才行。一個是完善的法律體系。目前,無論是刑事法律還是民事法律,都有相應的規定,只是需要進一步細化。二是加快誠信建設,誠信不單純是自律,比如網民自律、企業自律,更多的是把誠信通過量化的方式能夠表現出來。比如一個賬號在自媒體上經常發布謠言或發布謠言被人處理過,那么就應該降低它的信用評級。這個降低應該要讓別人都能看得到,降低到一定程度或者嚴重違法的時候,賬號應當予以刪除。刪除之后不可以重新注冊一個賬號用,應當列入黑名單,在一些相關領域限制它表達的權利。

朱巍說,對于社會大眾來講,通過互聯網等渠道獲取信息時,更需要擦亮眼睛。他說:“一方面很多謠言通過常識就可以作出判定。比如海淀動物園有一只兩噸重的大象跑出來了,海淀在北京是沒有動物園的,這是一個常識性錯誤。遇到這種可能是謠言的,每一個公民都有權利也有義務去舉報,現在的微博也好,微信也好,這些發布信息的平臺都有舉報渠道,所以作為老百姓一方面不要偏聽偏信,第二不要傳播,第三可以拿起法律賦予的權利去舉報,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這也是我們在互聯網時代應當盡的義務。”

視聽海南臺手機客戶端<

span class="liv-article-review">評論:0 查看數:0

用戶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0條評論)
    今日熱點
    編輯推薦
    吉林快三开奖 有天津时时彩的平台 免费麻将下载 2019年的排三全部走势图 吉林省心悦麻将官网 雀友麻将机怎么调档 … 黑龙江省快乐十分开 云南快乐十分 今日股票跌停股 欢乐棋牌平台 北京体彩快中彩开奖 意甲联赛哪里可以看直播 贵阳捉鸡什么叫做叫嘴 四川快乐12前三走 海南麻将规则图解打海南麻将的技巧 免费大众麻将游戏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开